双穹宇宙

历史控的咸鱼……

【杨继盛祭文】君以命谏国,妾以命换君

【设定:1.杨继盛妻子视角

              2.本篇文为祭文,如有不满,请针对作者本人,而非文中人物。

              3.杨继盛妻子上疏一事是史实,非杜撰

              4.十月初一是杨继盛祭日(我于明朝那些事儿读到的)。】




              今年她就要嫁人了。

              也曾怨过父亲将她轻许给别人,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这或许就是命吧!毕竟,这年头大多数女孩子的父亲也只是将女儿当做一件货物来看,而自己的父亲至少还真心待着自己——比起隔壁的小浣爹好得多,十二岁就把小浣卖到了县里的秦楼楚馆里——小浣的名字也是她自己偷偷起的。

               听说她嫁的是一个穷书生,读书人耶!反正她是觉得很厉害的,她长得不是特别好看,大字不识一箩筐,管他穷不穷呢,读书人耶!会识字,会写字,那么难那么难的“四树五井"都明白,好厉害呢!


              小车停了。

              她下了车。

              到家了。

              一块有些破损但非常干净的红布罩在她头上,她小心翼翼地探出手,一只有些粗糙的手也小心翼翼地探了过来,两只手有些拘谨的握在了一起,一个清朗稚嫩,却略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就是你未来的……相公,”说道这时声音仿佛还抖了抖,似是害羞了般,而后他又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出了三个字,坚定而稳健——这三个字她一生也无法忘怀——“杨继盛。”

                

               只不过嘛……

               他见面前身材高挑劲瘦的姑娘微微侧过头道:“嘛意思?”

               杨继盛仿佛感到世界观的一丝丝崩塌……






              “倘若罪重,必不可恕,愿即斩臣妾首,以代夫诛。”

                青衣女子徐徐开口,不缓不急,她的面孔偏黑,眉宇之间自有一种风骨,凤眼柳眉,也是个颇为清秀的美人。

                她面前的华服公子手颤了颤,一个没留神,又废了一张纸。

                “怎么?又要重写?”那青衣女子神色极为平淡,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的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华服公子欲言又止,最后万语千言憋成了一句叹息:“椒山……他,他……他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眼前的女子是陪好友走过无数风霜岁月的,无论是家境的贫苦,父母的偏心与刁难,还是朝堂的挫折,她几乎已经成为了好友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想想在诏狱里受苦的好友,他就忍不住……

                “唉……”所以直到最后他也只是叹了口气,又提笔开始写奏疏。



                 奏疏了无音信,不出意外,应该是被严嵩丢到废纸堆里了。



                 十月初一,杨继盛逝,其妻杨张氏自缢殉夫。



                 你教我忠肝义胆,你教我仁义礼信,你教我什么是家国天下,什么是岁月无常,而今,你已不在。

                 你告诉我岳武穆之忠骨,你告诉我范文公之忧民,你告诉我什么叫大丈夫,什么是奸邪小人,可是,在我心中,你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大丈夫。

                 如今,为了你的国,你选择慷慨赴死,那么,我陪你。


                 君以命谏国,妾以命换君。

                 此事,不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