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穹宇宙

历史控的咸鱼……

硝烟把雪地熏得焦黑
只有枯枝被烈焰烧得啪啪作响
他只来得及向人扯出一个微笑
就无声无息地埋在了大火中

同样都是电系武器,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凹凸世界与漫威宇宙的武器混搭相声,雷者慎入

会有其他片场的乱入

文笔不好,因为本来就是武器拟人,所以就不管什么ooc了

有参考一些太太的风格

下面正文↓↓↓


喵喵锤:大家好,我是妙·因为喵喵锤叫的次数太高 所以不知道叫什么了·尼锤

雷神之锤(以下用狮狮锤做简称):我是雷神·虽然出镜率很高但是主人至今没有给我在正片中提过一次名字所以就只好起个奇怪的名字·之锤

喵、狮:我们是电系锤子组合!





狮狮锤:以下是今天的吐槽

喵喵锤:由于我旁边这位很可能明天就会被主人揍成碎锤,所以我们今天要不吐不快,一次性,吐个痛快!

狮狮锤:为什么你不会……哦,我想起来了,你已经是个碎锤了^_^

喵喵锤:……戳别人伤口很开心吗?好歹我不会被主人揍成碎锤

狮狮锤:所以被前主人捏成碎渣?然后现主人抱着你的碎渣嚎啕大哭?

喵喵锤:并没有好吗……那个弟控只会抱着他弟弟的尸体嚎啕大哭好吗……说起来,好歹我也是《大锤寻锤记》*的重要角色好吗?

狮狮锤:你好歹也被主人找过,惦记过,我呢?雷狮找过卡米尔,问过佩利的下落,连帕洛斯都寻思过在哪,我呢?咋地,元力武器是神奇●贝的皮卡丘还是多啦○梦的任意门,想召唤就召唤,你以为元力武器没有点有灵智的武器共同的小傲娇吗?

喵喵锤:可是元力武器好像真没有哈…

狮狮锤: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喵喵锤:好吧好吧,照顾狮●锤的玻璃心,不说了,行了吧,让我们进行今天的主要话题

狮狮锤:这波话题转移真生硬





喵、狮:同样是电系武器,差别为什么那!么!大!





狮狮锤:是的,这是一个我早就想吐槽的事情

喵喵锤:明明同样是电系武器,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呢?别人家的武器帮主人发挥更强大的力量,而我呢?是帮他控制他的力量?怎么地,两千多岁的人咧,控制不住他自己???说句实话,其实我也不是很能控制住我自己^_^

狮狮锤: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喵喵锤:不当讲

狮狮锤:那我偏要讲了

喵喵锤:呵,我从未见过如此物随其主的锤子

狮狮锤:你就是嫉妒,好,那我说了,我吧,一直觉得托尔那个飞着的姿势有点不对,你想想,一手在前伸直,一手在后的,是不是有点像你们隔壁dc的某超啊,没锤子,没会放电的武器就飞不了,简直就是飞行能力削弱的超人啊!还有,你们隔壁X战警的那个万磁王飞我能理解,控制磁场嘛,那你这个电系能飞是什么原理呢?电磁转换?哎,你不会是奥丁向万磁王高价定制的电磁转换锤吧?

喵喵锤:我可去你的吧,照你的话来看,你不也是会飞的电系锤子?你也是万磁王捏的?

狮狮锤:那不一样,我们凹凸有万能背锅侠创世神,我应该是他精挑细选的毕生荣耀了

喵喵锤:您还真是不摇碧莲

狮狮锤:哪有哪有,谬赞谬赞

喵喵锤:算了算了,继续吐槽。其实我觉得吧,咱俩这俩主人,没一个好玩意

狮狮锤:这话说的有理,你想想雷狮这两季以来都拿我干什么了?第一季先不提,第二季他宿敌都出场了,除了耍帅,充电,威逼利诱,拿来撑杆跳,吓唬小孩之外,一共拿我打了几回架?不要求他和佩利一样好战分子,麻烦把我用在正地方好吗?你知道现在星月刃他们叫我什么吗?

喵喵锤:叫什么?万能充电宝?

狮狮锤:他们叫我巴啦啦小魔仙的巨型公主棒【微笑中透着一丝妈卖批. jpg】

喵喵锤:唉,你也还好点,我那边皮的一堆,马克41号叫我哆啦喵梦,原因是我总是像开了任意门一样的以各种奇怪的方式出现;鹰眼的箭叫我神之镇纸,原因是雷神三的时候我被当镇纸压在他弟弟身上;捅肾刀以前叫我打开主角光环的钥匙,原因是托尔有了我就仿佛从小学没毕业却有个文学梦的搬砖工变成了托尔斯泰,后来叫我修罗场の锁链,原因是我的被碎,打开了托尔,洛基和海拉的修罗场;而话最多的蜘蛛侠战衣给我起了N个外号,像什么,锤基爱情的信物,惊爆点男主的惊爆点,皮卡丘转世,锤哥最后的尊严什么的……真的是,无语=_=

狮狮锤:唉,你说说同样都是电系武器,隔壁的怎么就待遇那么好,《全○猎人》的●犽·揍敌客的溜溜球一共也没出场几回,多好,多让人省心的主人啊
喵喵锤:是啊,而且出场也不会有什么破廉耻没尊严的用处,真羡慕啊

狮狮锤:再看看《某超科学的电○炮》里的那个不知道是瓶盖还是硬币的什么玩意,管他什么玩意呢,一次性用品,一次性彻底解脱,既有了清名,又保住了节操,唉,真向往啊

喵喵锤:再看看我们

狮狮锤:唉……为什么我们就没有摊上一个好主人呢?蓝瘦

喵喵锤:香菇

狮狮锤:我是真恨啊,当初为什么被这么个家伙召唤出来,不跟别人比,就单说他名义上的宿敌,人家冷热流再苦再累再劳模,安迷修也能在优秀主人方面甩雷狮几条街!安迷修以前穷,就算现在再怎么把冷热流当万能宝用,也因为心疼而定时定期做护理。冷热流是我们元力武器中唯一一个享受到磨刃,上油,护理保养等等服务的武器,再看看雷狮,打完怪什么的连锤子上溅的血都懒得擦,我都快恶心死了啊!

喵喵锤:呵,这算啥,托尔不喜欢洗澡,两百年才洗一次的事情我说了吗?咱俩都是半斤对八两,互相伤害

狮狮锤:有这么个主人是真的闹心啊,对了,我先走了,雷狮又召唤我了,我感觉吧,我是回不来了

喵喵锤:……一路走好吧



*:梗源自《综英美 就说你们缺治疗》,从书里看到的啦

祖国生日快乐!

写历史相关的人真的太少啦吧

虽然我本人也是一个跳坑无数的人,也非常喜欢那些热度很高的圈子,但是还是很希望历史圈也能繁盛起来的呀

一打开圈子,全都是cp相关也是会厌倦的啊

而且我还是一个自己文笔虽然不咋地,但是嗑文口味特别刁钻的人,就更烦了呀⊂[┐'_'┌]⊃

唉,真希望有一天历史圈的大神多起来,更新大部分都是有营养的粮食向

希望如此吧

魔鬼不会自己停下脚步

“求求你了!我不要别的,我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

“能不能……放过他啊……”

“不要这样再诋毁他的名声了……他那么好,就像太阳一样,你怎么会……怎么会忍心这样待他呢?”



   女孩真的非常喜欢他,她曾无数次想象他的模样,无论是小小年纪习武习兵法的刻苦身影,16岁时在太阳下熠熠生辉的骄傲的冠军侯,率骑兵奔袭的年轻小将,酒泉倾甘酿的统帅……

    还是万众瞩目之下,披挂整齐,英姿飒爽,一步步走到群山之上,对着浩瀚长空,苍茫大地,跪在天地间的少年将军。他屈膝那刹,背后三军兵马,人山人海,同时与他跪下,天地间竟是除此之外,寂静无声。
 
     他身前是漫漫长路,刀山火海,他身后是人山人海,山河故里。

     而他是守护神,是山河社稷的倚仗,是大汉的栋梁,是天下之脊梁。


   “我哪有啊,我没有诋毁他呀,我是帮他而已,你看,他现在可是声名赫赫,比以前有名多了。”
    
    骗子。
    他想要的才不是这些呢!
    他才不是心里只有儿女情长的人,也更不是良知未泯的侵略者,更不是贪生怕死,还向汉奸墓下跪的人啊!

  
    
   “求求你,把真正的将军还回来啊!”

   

     可是魔鬼不会自己停下脚步。

About.书生

一点碎碎念


1.
这份赤子心肠,满腔热血是可爱的,但这副愚昧无知,却洋洋自得的样子是可恨的。

2.
所谓书生意气,在那些愚昧者的身上,亦只不过是变弱的莽夫而已。莽夫唯一有的优点是“勇”,而连“勇”都失去了锋锐,那可当真是块一无是处的冻豆腐了。顽石的身上有“固”,而冻豆腐的本质,也还是软的。


3.
要智无智,要勇无勇,要才无才,要貌无貌,这种一无是处,却好高骛远之徒,凭什么以为世界会独厚待你三分?

4.
你不是我的什么人,我也没有义务去关心你。你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与我何干?

5.
热血不是你作死的理由。

6.
年轻人要有的是锐气,不是傻气。

7.
本质懦弱无能,却还怀着所谓的一腔热血的人,打着所谓正义的旗号,实则,不还是为了自己谋利吗?冠冕堂皇,还不带脑子,说你是伪君子,都玷污了这个词,引人耻笑。

8.
有理想是好事,但最好别是妄想。


北地有鹏,翼负江山


【1.本文纯属虚构
  2.北宋百姓与军队关系实质与本文严重不符,请勿与正史对号入座
  3.岳飞死法实为“诏其毙于狱也,实请具浴拉胁而列。”(赵构遣力士进入大牢,伴称请岳飞沐浴,将他带到刑房之后,立刻用大铁锤猛击其双肋,让他肋骨碎尽,五内俱裂,吐血而死)——此说法引自《这才是岳飞》,本文采用的是钱彩《说岳全传》中虚构的风波亭毒酒的死法。
  4.岳飞饮酒那段完完全全是虚构,我真的不知道北宋有什么酒,岳飞又偏好哪一种,但是岳飞酗酒不是虚构(“尝为人庸耕,去为市游缴,使酒不检。”)(“某旧能饮”,“尝有酒失,老母戒某勿饮”。)









[很多人说他愚忠,只记他郾城大捷与”莫须有”,可谁还记得当年开封城门处那个坚定的将军,当年黄河岸边,面对远去的流水而无能为力的将领的悲痛,以及那八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那年那夜,风波亭外,大雪纷飞。]

一个遍体鳞伤的囚犯在大牢里,同他那年轻的、却也是遍体鳞伤的儿子与同袍,吃着人生中最后一顿晚饭。

窗外幽暗的星光透进来,桌上幼微的烛火在阴凉的、混着一股霉味的夜风中摇弋。饭菜还温热,很朴素的农家小菜,囚犯用他那双伤痕累累的手端起陶碗与木筷,双手却微微发颤。

有多久没有吃过这一顿的饭菜?他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那似乎是儿时的记忆了。小时,家中清贫,母亲亲手做出的清粥小菜,虽不说多丰盛,只知道,很好吃,很抗饿。再以后,参军了,只是就着生冷的淡汤,啃几口干瘪的饼糠。他傻愣愣地问:“当兵的就吃这个吗?可是,我明明看见……”看见那一车车的乡亲们含泪省下的稻谷运往军中,看那乡里户里老百姓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果肉往军营里送,有个与他爹差不多大的老兵捂住他的嘴,悄悄的告诉他——都进了上司的腰包里啦……后来他自己当上了一方将领,有军粮的时候,炊事营的老火头兵肯定把那粮食都熬成一锅锅的稠粥,递给将士们暖暖身子,那粮食 一定都填了将士们的肚子,却总是忘了多给自己留点儿,来壮壮自己单薄的身子骨。没有粮食的时候,也只好冬啃冰雪夏饮泉,打点野味,如果实在不行了,那爱马如子的老马夫也会含泪砍了大青马,希望能让将士们多几个活下去的……

饭菜旁还放了几坛酒,他沉默着到了三碗——一碗给自己,一碗给儿子,一碗给同袍。他安静地喝下,慢慢的品着。

很香很醇的酒,带着南方稻米的软糯,不过不烈。他一辈子喝过很多酒,最喜欢的是北方的烧刀子,非常烈,也很辛辣,很常见,无论是壮胆,祭魂,暖身,都很合适。他少时酗酒,险些殴人至死,打那以后再不沾酒,为恐贻误战机,只是在祭奠逝去袍泽时才会浅斟一杯,也不敢更多。如今自己竟也快去陪旧时同袍作伴了,不过也好,只是不能与同袍同葬,心有惆怅啊!

最挂念不下的 还是自己的兄弟。他又饮了一口 想道。

岳家军数千将士,可莫负大宋军人的使命 定要尽忠报国,不护君王,也要护黎民百姓一世安然,若有机会,定当驱除金虏,复我河山!莫如当年杜令公一般啊……

果然,他这辈子,最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是那年啊……







离靖康二年不过几载,如今,他们又要失去这片自己挚爱的土地。

故土难离,今日这一走,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宗泽已经死了,年过花甲的老头去了,余下的将士们仿佛也散了魂,新的统帅叫杜充,残暴冷酷,自私自立,如今又要为了一己私利,弃了这座将士们用生命夺回和守住的城。

将士们不明白:那么多的苦难都挺过来了,我们熬过来了,可是如今到底为什么要撤?那些年,我们守住了大宋的脊梁,可如今,竟是要亲手折断这道脊梁吗?

岳飞也不明白,他们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可是为什么要放弃?

但他好像又明白了什么:或许,等到我成为统帅的那一天,就可以守住大宋的脊梁了吧?

军令难违,岳飞望着滚滚的黄河水,下定决心:一定要重整疆土,复我河山!

岳飞却没有料到,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人道是:南渡江山悲逝水,北征鞍马付秋风。


天上忽的飘起了雪,很冷很冷,像极了边关的风雪,且愈下愈大,愈下愈冷。

烛焰轻轻的跃动着,很暖,很暖,暖的就像岳飞心中信仰的光,也很凉,很凉,凉的就像岳飞心里那已经破碎的收复河山的奢望。

岳云那年轻的面孔上写满愤怒和不甘,他问:”爹,为啥……”岳飞明白他想问什么,他笑了,摇了摇头,吐出了三个字,三个字就足以让岳云冷静下来,那三个字仿佛有千斤重——”岳家军”。

是的,他们纵然可以不顾名声,不顾道义,可是却不可以不顾黎民百姓,不顾岳家军的兄弟们。

岳飞只有一个选择,遵旨前来,他若不来,行同谋逆,他谋不谋逆没关系。可是岳家军的兄弟们呢?曾经他们的家人亲友皆以他们为岳家军为荣,难道日后就让他们背负千古骂名?况且百姓会怎样信,曾经他们有多爱他们,日后就会更千倍百倍的恨他们?难道他们守住了大宋的脊梁,就守不住自己的脊梁了?

所以,最后,他也只能坦然饮下风波亭那杯毒酒,那也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他别无他法。


或许很多人说他愚忠,只记他郾城大捷与”莫须有”,可谁还记得当年开封城门处那个坚定的将军,当年黄河岸边,面对远去的流水而无能为力的将领的悲痛,以及那八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那年那夜,风波亭外,大雪纷飞。



岳飞之后 再无岳飞。

劝一切可以看到这篇随笔的人,

以后粉上一个人之前,先查一查他有没有抄袭的黑历史,然后再做决定。



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才知道古风圈,当时听少司命的歌入的坑,后来找到了小曲儿,河图等等。
现在我初二,马上初三了,而我在听了将近三年小曲儿的歌以后才知道,他抄袭。


怎么说这种感觉呢?
就好像你在博物馆欣赏一件华裳,你为它复杂美丽的花纹所惊叹,为它巧若天工的结构而惊奇,它与你相识很久,你甚至为它决定为支持汉服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然后你发现更多华裳,你热情的喜爱着他们并且依然爱着它们所有,然后突然你知道了你的白月光朱砂痣其实是偷来的,它是个赝品,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
你能想象吗?

我曾一直天真的以为,古风歌曲圈的大家都可以互相欣赏,他们都发自内心地爱着古风文化,以彼此学习交流为乐……
我是不是傻?

心挺累的,有点疼,歌实在感觉舍不得,人,呵,我只能说,我永远支持反抄袭。

粉人之前还是要多慎重的。
忠告。

抄袭永罪



不属于自己的就是不属于自己的,无论被偷来的是一首歌,一句诗,一篇文章,还是一副漫画,一张照片……它都不是你的,它起源于原创者的心和灵魂。

因为原创者见过江南和煦的微风,窈窕的烟柳,柔和的细雨,所以他笔下的江南有着最为醉人的风,雨,和烟柳,不一定美得惊心动魄,描写的栩栩如生,但每一笔都是他的心血,他灵魂的结晶,每一个原创者的作品都是珠穆朗玛峰上的雪,纯净无瑕,是天地之间的云烟,姿态虽然万千,但都是一样的干净,来自一颗赤诚的心。
但抄袭者没有,他只会生搬硬套,他的心是死的,他只从原创者的文中见过世间的风景,他嫉妒那文中的瑰丽色彩不出于自己之手,所以他偷走了别人的调色盘,用上面的美丽色泽掩盖自己腐朽的心,他只是一个小偷。

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空心的跳梁小丑。

记Loki


#超短的个人感想#

     或许对于Loki而言,死亡即解脱。
     他不必在黑夜中行走,被无尽的孤独,误解与咒骂包围,也不必在自我怀疑与否定中挣扎,他可以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随心所欲,自由自在,不必在与Thor的比较下迷失自我,不必因不在乎他的人牵动喜怒哀乐。
     他会成为骄傲而不傲慢,优雅但不矫情,尊贵而不高高在上,嘲讽而不惹人愤恨,口是心非但总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最可爱的小王子。

  
     他会尊重生命,善解人意,他会狡黠机智,聪慧懂事,他会进退有度,举止得体,他会成为最闪耀的恒星,即使在另一个宇宙。


      本不该如现在这样的。

      他那么聪明,那么讨人喜欢,他合该有和蔼慈爱的父母,或可靠稳妥或幼稚聪明的兄长,或体贴温柔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姐姐,众人的惊羡,朋友的认同。
      一切的一切,顺理成章。


      他天生就是宝石,理应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而不是在无数个黑夜里,反复舔舐伤口,回味仅有的关心与爱,孤独地倾听远方的笙歌曼舞,羡慕地望着别人成为宇宙中心,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却被孤立,冷落。
      然后如同稚童,立下报复的誓言。


      没有人教过他怎么应对别人的好心好意。
      所以他只能妄想着去接近,却只是一味缩在壳里,不敢露出柔软的内里。
      所以他用最刻薄的语言,最高傲的姿态和最钝的刀去逼走他们。


      因为渴望拥有,所以恐惧失去。
      因为害怕孤独,所以故作习惯。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以至于遍体鳞伤,心灰意冷。
      以至于独身逆旅,孤家寡人。



      其实他本是星辰,耀眼如斯。

      而今,星海是归途。



      Loki,一路顺风。
      走好。




*出自《江山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