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穹宇宙

历史控的咸鱼……

北地有鹏,翼负江山


【1.本文纯属虚构
  2.北宋百姓与军队关系实质与本文严重不符,请勿与正史对号入座
  3.岳飞死法实为“诏其毙于狱也,实请具浴拉胁而列。”(赵构遣力士进入大牢,伴称请岳飞沐浴,将他带到刑房之后,立刻用大铁锤猛击其双肋,让他肋骨碎尽,五内俱裂,吐血而死)——此说法引自《这才是岳飞》,本文采用的是钱彩《说岳全传》中虚构的风波亭毒酒的死法。
  4.岳飞饮酒那段完完全全是虚构,我真的不知道北宋有什么酒,岳飞又偏好哪一种,但是岳飞酗酒不是虚构(“尝为人庸耕,去为市游缴,使酒不检。”)(“某旧能饮”,“尝有酒失,老母戒某勿饮”。)









[很多人说他愚忠,只记他郾城大捷与”莫须有”,可谁还记得当年开封城门处那个坚定的将军,当年黄河岸边,面对远去的流水而无能为力的将领的悲痛,以及那八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那年那夜,风波亭外,大雪纷飞。]

一个遍体鳞伤的囚犯在大牢里,同他那年轻的、却也是遍体鳞伤的儿子与同袍,吃着人生中最后一顿晚饭。

窗外幽暗的星光透进来,桌上幼微的烛火在阴凉的、混着一股霉味的夜风中摇弋。饭菜还温热,很朴素的农家小菜,囚犯用他那双伤痕累累的手端起陶碗与木筷,双手却微微发颤。

有多久没有吃过这一顿的饭菜?他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那似乎是儿时的记忆了。小时,家中清贫,母亲亲手做出的清粥小菜,虽不说多丰盛,只知道,很好吃,很抗饿。再以后,参军了,只是就着生冷的淡汤,啃几口干瘪的饼糠。他傻愣愣地问:“当兵的就吃这个吗?可是,我明明看见……”看见那一车车的乡亲们含泪省下的稻谷运往军中,看那乡里户里老百姓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果肉往军营里送,有个与他爹差不多大的老兵捂住他的嘴,悄悄的告诉他——都进了上司的腰包里啦……后来他自己当上了一方将领,有军粮的时候,炊事营的老火头兵肯定把那粮食都熬成一锅锅的稠粥,递给将士们暖暖身子,那粮食 一定都填了将士们的肚子,却总是忘了多给自己留点儿,来壮壮自己单薄的身子骨。没有粮食的时候,也只好冬啃冰雪夏饮泉,打点野味,如果实在不行了,那爱马如子的老马夫也会含泪砍了大青马,希望能让将士们多几个活下去的……

饭菜旁还放了几坛酒,他沉默着到了三碗——一碗给自己,一碗给儿子,一碗给同袍。他安静地喝下,慢慢的品着。

很香很醇的酒,带着南方稻米的软糯,不过不烈。他一辈子喝过很多酒,最喜欢的是北方的烧刀子,非常烈,也很辛辣,很常见,无论是壮胆,祭魂,暖身,都很合适。他少时酗酒,险些殴人至死,打那以后再不沾酒,为恐贻误战机,只是在祭奠逝去袍泽时才会浅斟一杯,也不敢更多。如今自己竟也快去陪旧时同袍作伴了,不过也好,只是不能与同袍同葬,心有惆怅啊!

最挂念不下的 还是自己的兄弟。他又饮了一口 想道。

岳家军数千将士,可莫负大宋军人的使命 定要尽忠报国,不护君王,也要护黎民百姓一世安然,若有机会,定当驱除金虏,复我河山!莫如当年杜令公一般啊……

果然,他这辈子,最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是那年啊……







离靖康二年不过几载,如今,他们又要失去这片自己挚爱的土地。

故土难离,今日这一走,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宗泽已经死了,年过花甲的老头去了,余下的将士们仿佛也散了魂,新的统帅叫杜充,残暴冷酷,自私自立,如今又要为了一己私利,弃了这座将士们用生命夺回和守住的城。

将士们不明白:那么多的苦难都挺过来了,我们熬过来了,可是如今到底为什么要撤?那些年,我们守住了大宋的脊梁,可如今,竟是要亲手折断这道脊梁吗?

岳飞也不明白,他们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可是为什么要放弃?

但他好像又明白了什么:或许,等到我成为统帅的那一天,就可以守住大宋的脊梁了吧?

军令难违,岳飞望着滚滚的黄河水,下定决心:一定要重整疆土,复我河山!

岳飞却没有料到,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人道是:南渡江山悲逝水,北征鞍马付秋风。


天上忽的飘起了雪,很冷很冷,像极了边关的风雪,且愈下愈大,愈下愈冷。

烛焰轻轻的跃动着,很暖,很暖,暖的就像岳飞心中信仰的光,也很凉,很凉,凉的就像岳飞心里那已经破碎的收复河山的奢望。

岳云那年轻的面孔上写满愤怒和不甘,他问:”爹,为啥……”岳飞明白他想问什么,他笑了,摇了摇头,吐出了三个字,三个字就足以让岳云冷静下来,那三个字仿佛有千斤重——”岳家军”。

是的,他们纵然可以不顾名声,不顾道义,可是却不可以不顾黎民百姓,不顾岳家军的兄弟们。

岳飞只有一个选择,遵旨前来,他若不来,行同谋逆,他谋不谋逆没关系。可是岳家军的兄弟们呢?曾经他们的家人亲友皆以他们为岳家军为荣,难道日后就让他们背负千古骂名?况且百姓会怎样信,曾经他们有多爱他们,日后就会更千倍百倍的恨他们?难道他们守住了大宋的脊梁,就守不住自己的脊梁了?

所以,最后,他也只能坦然饮下风波亭那杯毒酒,那也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他别无他法。


或许很多人说他愚忠,只记他郾城大捷与”莫须有”,可谁还记得当年开封城门处那个坚定的将军,当年黄河岸边,面对远去的流水而无能为力的将领的悲痛,以及那八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那年那夜,风波亭外,大雪纷飞。



岳飞之后 再无岳飞。

劝一切可以看到这篇随笔的人,

以后粉上一个人之前,先查一查他有没有抄袭的黑历史,然后再做决定。



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才知道古风圈,当时听少司命的歌入的坑,后来找到了小曲儿,河图等等。
现在我初二,马上初三了,而我在听了将近三年小曲儿的歌以后才知道,他抄袭。


怎么说这种感觉呢?
就好像你在博物馆欣赏一件华裳,你为它复杂美丽的花纹所惊叹,为它巧若天工的结构而惊奇,它与你相识很久,你甚至为它决定为支持汉服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然后你发现更多华裳,你热情的喜爱着他们并且依然爱着它们所有,然后突然你知道了你的白月光朱砂痣其实是偷来的,它是个赝品,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
你能想象吗?

我曾一直天真的以为,古风歌曲圈的大家都可以互相欣赏,他们都发自内心地爱着古风文化,以彼此学习交流为乐……
我是不是傻?

心挺累的,有点疼,歌实在感觉舍不得,人,呵,我只能说,我永远支持反抄袭。

粉人之前还是要多慎重的。
忠告。

抄袭永罪



不属于自己的就是不属于自己的,无论被偷来的是一首歌,一句诗,一篇文章,还是一副漫画,一张照片……它都不是你的,它起源于原创者的心和灵魂。

因为原创者见过江南和煦的微风,窈窕的烟柳,柔和的细雨,所以他笔下的江南有着最为醉人的风,雨,和烟柳,不一定美得惊心动魄,描写的栩栩如生,但每一笔都是他的心血,他灵魂的结晶,每一个原创者的作品都是珠穆朗玛峰上的雪,纯净无瑕,是天地之间的云烟,姿态虽然万千,但都是一样的干净,来自一颗赤诚的心。
但抄袭者没有,他只会生搬硬套,他的心是死的,他只从原创者的文中见过世间的风景,他嫉妒那文中的瑰丽色彩不出于自己之手,所以他偷走了别人的调色盘,用上面的美丽色泽掩盖自己腐朽的心,他只是一个小偷。

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空心的跳梁小丑。

记Loki


#超短的个人感想#

     或许对于Loki而言,死亡即解脱。
     他不必在黑夜中行走,被无尽的孤独,误解与咒骂包围,也不必在自我怀疑与否定中挣扎,他可以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随心所欲,自由自在,不必在与Thor的比较下迷失自我,不必因不在乎他的人牵动喜怒哀乐。
     他会成为骄傲而不傲慢,优雅但不矫情,尊贵而不高高在上,嘲讽而不惹人愤恨,口是心非但总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最可爱的小王子。

  
     他会尊重生命,善解人意,他会狡黠机智,聪慧懂事,他会进退有度,举止得体,他会成为最闪耀的恒星,即使在另一个宇宙。


      本不该如现在这样的。

      他那么聪明,那么讨人喜欢,他合该有和蔼慈爱的父母,或可靠稳妥或幼稚聪明的兄长,或体贴温柔或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姐姐,众人的惊羡,朋友的认同。
      一切的一切,顺理成章。


      他天生就是宝石,理应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而不是在无数个黑夜里,反复舔舐伤口,回味仅有的关心与爱,孤独地倾听远方的笙歌曼舞,羡慕地望着别人成为宇宙中心,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却被孤立,冷落。
      然后如同稚童,立下报复的誓言。


      没有人教过他怎么应对别人的好心好意。
      所以他只能妄想着去接近,却只是一味缩在壳里,不敢露出柔软的内里。
      所以他用最刻薄的语言,最高傲的姿态和最钝的刀去逼走他们。


      因为渴望拥有,所以恐惧失去。
      因为害怕孤独,所以故作习惯。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以至于遍体鳞伤,心灰意冷。
      以至于独身逆旅,孤家寡人。



      其实他本是星辰,耀眼如斯。

      而今,星海是归途。



      Loki,一路顺风。
      走好。




*出自《江山雪》



诛桐华,断楚乔,以笔为剑,挑破三生三世;

不辱史,不抄袭,以文载道,方为当代文人。

诸君共勉。

靠你了

【一、1942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年仅38岁。

  二、作者文笔渣,并且很多事情都不是特别了解,欢迎提意见。
 
  三、不接受任何对文中人物的侮辱,不接受请退出。
   
四、虚构人物视角。略灵异paro。                】

    古北口的冬天很冷。

    他从高空俯瞰着这幕景观。当真是惊心动魄。

    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原本黝黑浓密的头发被硬生生削下一截。刺刀宛若狼牙一般雪白发亮,明晃晃的雪地上,几根枯黑的木头上卷着星星点点的火花,大雪纷然而至。瘦得几乎皮包骨的中国士兵倔强地握着手里的破枪,却仿佛得了什么宝贝一样,自己明明冻得瑟瑟发抖,却依然舍得用军服那单薄的布料裹着枪。
  
   几百米外精壮矮小的日本士兵虎视眈眈。

     他看着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是甲午年的事了。

   
     那天,火光冲天,黄海上尸体随波漂浮,血在海水里慢慢地绽出一朵美丽的,骇人的花。

   他眼睁睁看着他们发誓效忠的将军绝望地长啸,泪水在炽热的炮火中消失不见,将军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不去管皱皱巴巴的朝服,他最后看了一眼遥远的海岸线,然后开船冲向了日本军舰。

   他看见船上的将士所剩无几,活着的人互相搀扶着,脸上的表情犹如川剧里的花脸般切换着,最后终于定格在了某种令人心惊胆颤的安详上。

   却听见一声军舰的哀鸣。

   甲板被炮弹打穿了。

    他看见一个小兵——很年轻,大概还不到20岁的年纪——哀嚎着,泪水毫无遮拦地从眼眶里流出,疯狂地捶着甲板,嘴里叽里咕噜的骂着,用尽全部的力气向日本军舰掷出手里的武器,但毫无作用。

    那膏药旗耀武扬威地随风作响。

    军舰在逐渐下沉。

    他看见平日一向文雅的书生破天荒地骂了一句脏话,“格老子的,连个同归于尽的机会都不给,瓜娃子。”一个广东的附和了一句,“丢那妈!”

    黄龙旗终于漂浮在水面上。

    致远舰已葬身黄海。

    他终泪如雨下。

    又一次的厮杀开始了。

    炮火连天,雪地早已变得灰黑,硝烟如几千年的狼烟般直冲云霄。长城的石砖上刻上了弹痕。

    他忽然看到一个年轻的将军,真的很年轻,二十刚出头的模样。他大声嘶吼着下达命令,嗓音早已暗哑,这个年轻人生的模样很好看,文质彬彬的样子,要是换上一身装束,根本不会怀疑不是世家望族的公子,他的眸子在战火中却熠熠生辉,坚定的信念在此刻化为了某种磐石般的力量。他笑起来的样子应该很好看,在此刻却紧抿双唇,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他应该是南方人,脸冻的通红,已经被风吹爆皮了。

    那发号施令的模样,竟出乎意料的像极了他们将军。

   

    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好将军都是一个模样?

    他不禁在心中笑问,却已经否定了自己的问题。

    不可能一样的。

    他们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籍贯,经历,出身,学历,效忠着不同的国家,信仰或王朝。

    但他们都为同一片土地而战。

    他忽然想起多年前听海鸥说起的一件事。

    海鸥曾因无事可做而四处游荡。那次它去了安徽,遇见了一个姓戴的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儿虽然年纪小,却有一个伟大的志向——他想收复国土,保卫中华。

    海鸥听他天真地说着他的宏愿,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小小的样子似乎发着光。

    海鸥打趣道:“那你可得好好干,最好快点,我有个朋友,以前是当兵的,现在成了鬼,做梦都想报仇雪恨,收复国土呢,你可别让他等得太着急了。”

    小男孩还是那副固执而坚定的样子,说道:“不会的,我有生之年,定要复我河山,定国安澜。”

    海鸥笑了:“好啊,我拭目以待,不过我该走了,朋友们还在等我呢。”

    小男孩有些担心:“海鸥先生,外面风雨有点大,您出去没事吗?”

   “怎么会有事?”海鸥张开了翅膀,逆风而上。

    “我可是海鸥,海鸥总是不畏风雨的嘛。”

   

    他刚才看了一眼那个将军塞到上衣口袋里的家书的落款,他已经知道这个将军是谁了。

    他有些欣慰,却忽然看见炮弹如流星划破天际。

    来不及三思,他用多年积攒的灵气裹住了飞溅的弹片,尽可能地阻止他们深入人体。

    自己却随之灰飞烟灭。

    最后的时刻,他看见了飞奔而来的医务兵和那个小将军微弱的呼吸。他相信这个小将军一定可以活下去的,希望他日后不要食言啊。

    只可惜平生所愿未能实现啊……

    那么,我们的希望,只能靠你了。

    靠你了。

碧海青天,英魂不朽。


一首好听但有点冷门的歌
每次听都会想想起一句话

我生不为挨饿,你生不为受罪。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玄觞《游牧民族》http://url.cn/5GS3VYC @QQ音乐

有效链接见评论

一贯



【那年正月二十二,元宵后正好七天,大雪纷飞,后金围城,西平堡守将罗一贯,于此殉职。
  本非他之过。】


风雪交加,西平堡一片苍白。

城头上仅有一个孤独的身影。

他握着剑,恭恭敬敬朝京城方向拜了拜。

那剑上血迹斑斑,已有了几分卷刃。

官袍破败,早被刀剑砍了好几个口子,隐隐有血从伤口里渗出来。

电光火石间,回想起自己的一生。

平凡而短暂的人生。

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更谈不上什么青史留名。

他道了声:“臣力竭矣!”

我已尽我所能,终是无愧于心。

城头白骨早已堆积如山,皆是忠肝义胆的好男儿。

西平堡早已弹尽粮绝。

人尽亡。

也不多一个罗一贯。

他想到。

于是血洒城头。


无论何种境地,你一贯如此。


1.
黄少天有一回在QQ上跟叶修感叹,自己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啊!

叶修十分惊奇:何出此言?!

黄少天说,不信你看我能用不同古文中的句子玩接龙!

叶修不以为然:哦,来吧。

黄少天说:说禅长笑老浮屠东坡若肯三年住世因循五百年每向铜人话畴昔自南河赴杭州过此邦台馆一时西南堂独有西南向我如咫尺春蔬黄土软红犹恋属车尘埃举袂识西风临淮自古多名士大夫之所朝夕往来此八观者……【字数限制】

叶修轻飘飘的撇了一句:崽,阿爸求你,能放过你的输入法吗?

黄少天条件反射:不能。

过了一会。

黄少天:我靠靠靠你说谁是你儿子呢!

叶修:不,我想你误会了什么,我没有说你是我儿子

黄少天很满意,正打算接着刷屏

叶修:毕竟有这么个傻儿子我也挺头疼,所以你还是做我闺女吧,已经嫁给喻文州的那种

然后叶修就机智地把黄少天拉进了黑名单并屏蔽了所有有黄少天的群

然后他就被喻文州(的号)轰炸了

啊,怎么忘了黄少天早就和喻文州勾搭成奸了呢

叶修冷静地想:呵,狗男男

2.
其实荣耀里被人暗搓搓地骂过狗男男的不少,比如方士谦就是这样看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张佳乐当年也这么想过方士谦和王杰希

但是事实上被这么骂过次数最多也最早的并不是他们

来,让我们回顾一下一张截图

波上寒烟翠: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熠熠生辉: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褴褛青衫: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幸为满汉客: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秋水明眸: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彧我所欲也: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上线了!副本的赶快!boss的赶紧刷啊!
……
扫地焚香:一叶之秋秋木苏狗男男不要脸babababa

所以说,叶神,你是出于什么立场说别人的?

3.
其实王杰希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大家有的时候会认为他和叶修关系特别好,毕竟,有的时候,他是真的有打死他的冲动的

例如……

王杰希不喝可乐。

张佳乐很好奇,于是问为什么

王杰希答:“一喝那玩意儿我就觉得自己舌头上被泼了硫酸。”

张佳乐又问:“多喝几次不就适应了吗?”

王杰希言简意赅:“懒。”

于是路过的叶修点评:“矫情。”

#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 论叶修的群嘲属性 #

不过,他与叶修也有很默契的时候

比如……

叶修:“哟!大眼,逗猫呐!”

王杰希:“嗯,这个是羊肉串,那个是芝麻酱,我左边这个是驴打滚,右边的是绿豆糕……”

叶修:“啧啧,我还以为你会叫他们,什么黄方丈,喻住持之类的呢~”

王杰希一本正经:“有啊,怎么没有呢?那边水池子里养了两只绿毛龟,一个叫二黄,一个叫喻狗子。”

一旁的黄少天气的牙痒痒,在多吃了两碗饭的同时,暗自决定回去就养两只泥鳅,一只叫叶不要脸,一只叫王不留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