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穹宇宙

历史控的咸鱼……

靠你了

【一、1942年5月26日,戴安澜将军殉国,年仅38岁。

  二、作者文笔渣,并且很多事情都不是特别了解,欢迎提意见。
 
  三、不接受任何对文中人物的侮辱,不接受请退出。
   
四、虚构人物视角。略灵异paro。                】

    古北口的冬天很冷。

    他从高空俯瞰着这幕景观。当真是惊心动魄。

    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原本黝黑浓密的头发被硬生生削下一截。刺刀宛若狼牙一般雪白发亮,明晃晃的雪地上,几根枯黑的木头上卷着星星点点的火花,大雪纷然而至。瘦得几乎皮包骨的中国士兵倔强地握着手里的破枪,却仿佛得了什么宝贝一样,自己明明冻得瑟瑟发抖,却依然舍得用军服那单薄的布料裹着枪。
  
   几百米外精壮矮小的日本士兵虎视眈眈。

     他看着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是甲午年的事了。

   
     那天,火光冲天,黄海上尸体随波漂浮,血在海水里慢慢地绽出一朵美丽的,骇人的花。

   他眼睁睁看着他们发誓效忠的将军绝望地长啸,泪水在炽热的炮火中消失不见,将军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不去管皱皱巴巴的朝服,他最后看了一眼遥远的海岸线,然后开船冲向了日本军舰。

   他看见船上的将士所剩无几,活着的人互相搀扶着,脸上的表情犹如川剧里的花脸般切换着,最后终于定格在了某种令人心惊胆颤的安详上。

   却听见一声军舰的哀鸣。

   甲板被炮弹打穿了。

    他看见一个小兵——很年轻,大概还不到20岁的年纪——哀嚎着,泪水毫无遮拦地从眼眶里流出,疯狂地捶着甲板,嘴里叽里咕噜的骂着,用尽全部的力气向日本军舰掷出手里的武器,但毫无作用。

    那膏药旗耀武扬威地随风作响。

    军舰在逐渐下沉。

    他看见平日一向文雅的书生破天荒地骂了一句脏话,“格老子的,连个同归于尽的机会都不给,瓜娃子。”一个广东的附和了一句,“丢那妈!”

    黄龙旗终于漂浮在水面上。

    致远舰已葬身黄海。

    他终泪如雨下。

    又一次的厮杀开始了。

    炮火连天,雪地早已变得灰黑,硝烟如几千年的狼烟般直冲云霄。长城的石砖上刻上了弹痕。

    他忽然看到一个年轻的将军,真的很年轻,二十刚出头的模样。他大声嘶吼着下达命令,嗓音早已暗哑,这个年轻人生的模样很好看,文质彬彬的样子,要是换上一身装束,根本不会怀疑不是世家望族的公子,他的眸子在战火中却熠熠生辉,坚定的信念在此刻化为了某种磐石般的力量。他笑起来的样子应该很好看,在此刻却紧抿双唇,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他应该是南方人,脸冻的通红,已经被风吹爆皮了。

    那发号施令的模样,竟出乎意料的像极了他们将军。

   

    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好将军都是一个模样?

    他不禁在心中笑问,却已经否定了自己的问题。

    不可能一样的。

    他们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籍贯,经历,出身,学历,效忠着不同的国家,信仰或王朝。

    但他们都为同一片土地而战。

    他忽然想起多年前听海鸥说起的一件事。

    海鸥曾因无事可做而四处游荡。那次它去了安徽,遇见了一个姓戴的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儿虽然年纪小,却有一个伟大的志向——他想收复国土,保卫中华。

    海鸥听他天真地说着他的宏愿,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小小的样子似乎发着光。

    海鸥打趣道:“那你可得好好干,最好快点,我有个朋友,以前是当兵的,现在成了鬼,做梦都想报仇雪恨,收复国土呢,你可别让他等得太着急了。”

    小男孩还是那副固执而坚定的样子,说道:“不会的,我有生之年,定要复我河山,定国安澜。”

    海鸥笑了:“好啊,我拭目以待,不过我该走了,朋友们还在等我呢。”

    小男孩有些担心:“海鸥先生,外面风雨有点大,您出去没事吗?”

   “怎么会有事?”海鸥张开了翅膀,逆风而上。

    “我可是海鸥,海鸥总是不畏风雨的嘛。”

   

    他刚才看了一眼那个将军塞到上衣口袋里的家书的落款,他已经知道这个将军是谁了。

    他有些欣慰,却忽然看见炮弹如流星划破天际。

    来不及三思,他用多年积攒的灵气裹住了飞溅的弹片,尽可能地阻止他们深入人体。

    自己却随之灰飞烟灭。

    最后的时刻,他看见了飞奔而来的医务兵,听见了那个小将军微弱的呼吸。他相信这个小将军一定可以活下去的,希望他日后不要食言啊。

    只可惜平生所愿未能实现啊……

    那么,我们的希望,只能靠你了。

    靠你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