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街四号

魔全哑三家粉,历史控,明巩,偶尔填词,一只吃货,头像人间至味的书签,拼音渣,懒癌

梅雨

【1.超短的小短篇,国宾队paro
  2.OOC
  3.本文所涉及内容,纯属瞎编】

       下雨了。
      
       什么时候不下,偏偏在这时候下。安迷修瞪着一双死鱼眼,直愣愣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他捅了捅同屋的格瑞,问道:“哎,我们不会在这个天气出去吧?”格瑞瞥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然后又打了个哈欠,像条死鱼一样地瘫在床上,把头一蒙,就开始继续补眠。安迷修本来也没指望他回答,如今见发小肯给他一个象征性的眼神就已经很惊奇了。毕竟格瑞邻居家的那个酷爱极限运动的小孩缠格瑞很长时间了,最近愈发变本加厉,整天要跟格瑞较个高低,安迷修看着都头疼。

       安迷修其实也不是不喜欢下雨,但是他心疼凝晶。国宾队其实穷了挺长时间的,前几年,国家富强了,开始搞研究,前几天刚下来成果,那摩托车车队可算让国宾队扬眉吐气了一把。下雨就意味着国宾队的车要挨浇,就有可能要生锈,想到这,安迷修整个人都不好了,忙赶去车库擦车。





       已经离约定时间过去半小时,雨水打湿了安迷修的碎发,水沿着帽檐从脸颊划过,钻进了板正的衣领。他的身形却纹丝不动,瘦削的身材被黑白分明的制服衬托得愈发挺拔,帽上的国徽闪闪发亮,碧绿的眸子显得愈发坚定。

       安迷修心里不免有些焦急,天知道他现在心疼的都快滴血了,而来宾还不到,这可还是关系到两国会谈协议的大事!

       终于,一辆乌漆麻黑却浑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骚包气息的高档汽车缓缓驶向了这排挺拔的青松。

       这熟悉的画风令安迷修心头一凉。

       果不其然。

       车门缓缓打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海般深邃的紫眸。那眸子的主人勾起一个轻蔑的笑,繁复优雅的礼服令他看起来更加高傲。

       他做口型道:“安迷修,好久不见。”

     

       果然是你。

 

       雷狮。
      

       梅雨时节到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