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街四号

魔全哑三家粉,历史控,明巩,偶尔填词,一只吃货,头像人间至味的书签,拼音渣,懒癌

一贯



【那年正月二十二,元宵后正好七天,大雪纷飞,后金围城,西平堡守将罗一贯,于此殉职。
  本非他之过。】


风雪交加,西平堡一片苍白。

城头上仅有一个孤独的身影。

他握着剑,恭恭敬敬朝京城方向拜了拜。

那剑上血迹斑斑,已有了几分卷刃。

官袍破败,早被刀剑砍了好几个口子,隐隐有血从伤口里渗出来。

电光火石间,回想起自己的一生。

平凡而短暂的人生。

没有什么丰功伟绩,更谈不上什么青史留名。

他道了声:“臣力竭矣!”

我已尽我所能,终是无愧于心。

城头白骨早已堆积如山,皆是忠肝义胆的好男儿。

西平堡早已弹尽粮绝。

人尽亡。

也不多一个罗一贯。

他想到。

于是血洒城头。


无论何种境地,你一贯如此。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