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穹宇宙

历史控的咸鱼……

东林石

你是淤泥中唯一的基石
独自撑起整座高楼大厦

1.
滴答。
滴答。
滴答。
血沿着指尖滴下,发出异常清晰的声音。
目之所及,一片漆黑。
很累,很冷,很痛。
他被铐在柱子上,表情抽搐
有脚步声传来。
他不用想也知道来的是谁——
许显纯。
新一轮的折磨又开始了。

2.
许显纯不停说着什么,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是啊,听进去有什么用吗?无非就是那些陈词滥调,什么只要招供就放了你啊,给你荣华富贵金山银山功名利禄之类的,这些话他都快背下来了——有意思吗?烦不烦呢?

无聊,无聊透顶。

他是这样想的,也就这样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许显纯看起来很愤怒,这令他有些好笑——
你愤怒,你愤怒什么?你有什么理由愤怒?

真有意思。

然后他就又昏了过去。

3.
“什么?你愿意了?”
许显纯大喜过望。
“是。有什么条件?”
他有气无力的说。

“好好好,只要你说杨涟收取贿赂并记为口供,就放了你。”
许显纯喜滋滋地说。

杨涟啊……
古板朴素,穷的响叮当的杨涟,一直古板严肃,刻苦认真,正直无私,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
那个老头,可是个好人啊……

好人?的确是好人,好得都有些发傻,那你会说吗?你会为了几个明知是禽兽的家伙,而背叛这些好得发傻的人吗?

如果你不,你做好去死,或受尽折磨的死去的准备了吗?

如果可以,谁会愿意去死呢?他当然也不愿意,可是你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吗?

哈哈,我本就早失去了良心啊……

年轻稚嫩的狱卒,也曾想一生清正,坚持理想,普普通通的,做一个平凡的小吏。
直到被现实打得遍体鳞伤。
黑暗的现实似乎在嘲讽他的天真,是啊,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清白呢?
想活着,就注定要冷着心,扔掉所有的理想主义,与污浊融为一体。
于是他这样做了,并且步步高升。

可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直到遇到了那群人。
杨涟,左光斗,顾大章……

原来,这世上,真的可以有人活成那个样子啊……

那么,就这么定了吧。

于是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
“这世上,没有贪赃的杨涟。”

又一轮的折磨与凌辱开始了。

5.
好像已经过了很久

好冷啊……

他浑浑噩噩中想到,我好像,很久,没有回家一趟了……

娘,抱歉啦,儿子好像又食言了……

他勉强睁开了眼,却看见不远处的许显纯。
一身华服的太监,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写着什么东西。
他不用猜都知道那是什么。
怒火中烧。
他撑着一口气,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喊道:

“不要乱写!就是我死了,也会回来与你当面对质!”

这是他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我已尽我所能,余下之事,有劳诸君。


评论(1)

热度(24)